首頁 > 教育新聞 > 11歲男孩患腦瘤捐獻器官:要做個好心人

教育新聞中心
11歲男孩患腦瘤捐獻器官:要做個好心人

原標題:本溪11歲腦瘤男孩捐器官:“要做個好心人”

  “我死了,所有器官捐給有用的人……”心碎!11歲男孩面對死亡最后的心愿是捐獻器官,“做個好心人”。


  3月9日下午,本溪44歲的媽媽張秋紅給記者播放了她含淚錄下的一段小視頻。視頻中,她的兒子、11歲男孩曹峻明在病床上掙扎著說出自己的心愿,還叮囑“爸爸,你要簽字啊!”


  11歲男孩腦瘤復發


  曹峻明是本溪東升小學六年級的學生。他的媽媽張秋紅告訴記者,兒子是7歲那年發現腦里長瘤的。


  “其實在幼兒園時就有發病癥狀了,惡心嘔吐,但當時誰也不明白啊,還以為是胃的問題吃了什么不干凈的東西了……”


  到了小學二年級,小峻明的癥狀越發嚴重,家人帶著他到醫院檢查,確診為室管膜瘤。2013年5月,在沈陽做了手術。術后,小峻明照常上學。然而張秋紅知道,兒子的病并沒有“去根”,也許半年、也許一年,就會復發。她說,這幾年兩口子都是提心吊膽地生活,“和他一起做手術的女孩,只活了13個月。”


  而這一天終于到來了。“去年秋天,孩子的手術部位向外鼓,肉眼就能看出來,人也不那么精神了,貪睡……”今年1月,小峻明的眼睛受到影響開始有失明癥狀,到醫院做磁共振確認腦瘤復發,“本溪治不了,連50%的(生存)希望都沒有。”


  大年初九,張秋紅一家到小峻明第一次手術的沈陽一家醫院,醫生的意見同樣是“治不了,即使手術也不行,可能連手術臺都下不來。”


  張秋紅把醫生的看法告訴了兒子,懂事的小峻明說:“那咱不治了。”


  捐器官要“做個好心人”


  “其實,在他心中,死亡的壓力沒有那么大……”張秋紅告訴記者,從兒子確診第一次手術,她就常常和兒子談論病情,一點點滲透,因此對死亡還處在懵懂中的小峻明一直也沒有太多的恐懼。


  小峻明偶爾也會自己掉眼淚。鄰居家的阿姨因癌癥去世,小峻明會說:“她都多大了,我才多大啊!又問媽媽‘她有兒女嗎?’”張秋紅說:“有啊!”小峻明說:“我還沒有孩子呢!”


  才11歲的小峻明怎么會想到捐獻器官呢?


  張秋紅告訴記者,自己常和兒子一起看電視里的慈善節目,看到有人捐獻器官時她就問孩子:“你會捐贈器官嗎?”小峻明就會回答:“捐啊!”


  張秋紅說,今年1月份小峻明遇到的一件事也對他影響很大。


  “那天,我小侄女感冒,我熬了骨頭湯讓他給妹妹送去。”拎著骨頭湯往舅舅家走,雖然路途不是很遠,可是小峻明的眼睛受腦瘤壓迫又看不見了,走著走著就迷了路,找不到舅舅家了。


  “這時遇到個人,孩子就跟對方說迷路了,能不能幫幫他,對方就把他送到了22中,到那兒他就能找到舅舅家了。回家后他跟我說遇到好心人了,說自己也要當個好心人。”


  “她自己也是個好心人。”張秋紅的同事劉女士告訴記者,張秋紅從2003年就開始義務獻血,半年獻一次,有時身體不好一年獻一次。正是受媽媽的影響,小峻明才有了捐獻器官做個好心人的想法。


  生命“倒計時”讓人心碎


  3月9日下午,記者在病房看到小峻明時,張秋紅正在給他做飯:把黑芝麻糊和蛋白粉攪在一起。張秋紅說,這都是小峻明的同學送來的,稍硬的東西他已經咽不下去。


  張秋紅知道,兒子的生命已經進入了“倒計時”。


  她給記者放了一段錄音,是1月17日小峻明學國學的朗誦。而現在,就連這么一小碗糊糊,連哄帶勸小峻明也費了挺大勁才吃下去。


  張秋紅說,小峻明的眼睛已經看不見了,說話也只能一個詞、一個字地往外蹦,別人也得大聲說話他才能聽見,可他仍然掛念著小伙伴。“生病的時候同學和鄰居小伙伴來看他,他說‘世界上有朋友就不孤單’。”


  下午4時許,小峻明的同學陸續寫完作業來看他了,他們給他疊千紙鶴,給他放歌聽,喂他喝水、吃雞蛋糕和水果汁……


  小峻明的一個好朋友告訴記者,小峻明活潑開朗,很愛幫助人,“幫人值日,還幫打掃衛生。”


  小峻明的班主任程老師說,小峻明是個聰明的孩子,非常合群,和同學們關系都非常好。這么大的孩子能下決心捐獻器官、捐獻器官,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。

(掃一掃,關注同桌100官方微信平臺) (下載同桌100官方APP,隨時隨地學習)

同桌100學習卡
[活動]一年卡團購活動進行中...

聯系我們 合作加盟 版權說明 幫助中心 在線客服

?2016 同桌100 All Rights Reserved

杭州哪里有站街女